东北樱桃

日期:2020-07-28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凌雪辉

  每天上班都经过居民小区院里,前几天眼前一亮,樱桃熟了,红红的,水灵灵的,刚下过雨,雨后的樱桃更加新鲜透亮,像红色的玛瑙晶莹剔透惹人喜爱。我站在树下摘了一个放到嘴里,酸酸的甜甜的。我不知道这是谁种的,但我感觉种它的人一定不是只为吃才种的,而是为了一种儿时的情结才种的。
  30年前,我家住平房,院子里有一棵樱桃树,品种不错,和邻家相对比较,我家樱桃结得最大。不记得是什么时候栽种的,只记得每到樱桃成熟的季节,樱桃树下经常围满亲戚朋友,有的是应邀而来的,有的是知道樱桃熟了不请自来的,满树的樱桃摘也摘不完,丈夫给妻子摘,大人给小孩儿摘,爷爷给孙子摘,朋友之间你给我摘,我给你摘,手里拿着装满樱桃的小盆、小碗、小杯子,边吃边唠嗑,时常是满院的笑声。现在想起来真是很亲切,那个年代虽然物资匮乏,但精神却是愉悦的,小小的樱桃就能让大家开心地欢聚在一起。
  近几年,山东的大樱桃闯进了东北市场,而且品种越来越多,大樱桃核小肉厚吃起来口感好,吃一个大樱桃顶三四个小樱桃,人们逐渐忘记了东北小樱桃的存在。忘记了蹲在路旁排队买一角钱一玻璃杯的小樱桃,忘记了小樱桃曾经带给我们的欢乐。
  每次看见小樱桃,我都会想起40多年前爷爷和我一起摘樱桃的情景。爷爷家的园子里种了四、五棵樱桃树,还有杏树和李子树,每到果子要成熟的时候,爷爷就会把园门锁上,防止家里的姑姑叔叔们偷吃,也防着邻家的孩子们来摘。那时候家家都有四五个孩子,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。每到樱桃、杏、李子成熟的季节是孩子们最开心最快乐的时候,左邻右舍的孩子三五成群地围着爷爷的身边,爷爷长爷爷短地叫着。不知哪一声叫高兴了,爷爷拿出钥匙打开园门,领着孩子们走到果树下,摘下让他们早已垂涎欲滴,盼望已久的果子……
  那一年,爷爷牵着我的手,用钥匙打开园门的锁,来到了樱桃树下,我只记得红红的樱桃刺到了我的眼,绿绿的小树叶下面结满了密密麻麻的小樱桃,我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了,呆在那里不知先摘哪一个才好。爷爷平时对别人都是很严肃的,唯独对我是慈眉善目的,爷爷帮我摘了一大盆樱桃,并告诉我想什么时候吃就找爷爷,我们爷孙俩高高兴兴地端着樱桃走出园门。
  园门外站了六、七个十二、三岁的孩子,其中有我的小姑姑,还有几个邻家的小孩儿,他们围着我和爷爷眼睛盯着盆里樱桃,小嘴巴馋得直流口水。爷爷看见他们立刻严肃起来问他们:“你们想不想吃樱桃?”孩子们异口同声地说“想吃。”爷爷对着我小姑姑说:“你领着他们去摘樱桃,不准乱跑,不准打架,不准掰树枝儿,挑红的摘,听见了吗?”能看出来孩子们压抑不住的高兴,脸上笑开了花,那一个个天真无邪的脸庞至今难以忘怀。
  如今,生活条件好了,水果知名的不知名的,南方的北方的应有尽有,洗干净的水果摆在桌子上无人理会,再也看不到成群结队的孩子摘樱桃的情景了,甚至看到满树的樱桃也无人问津了,但我还是很怀念小时候摘樱桃的日子。每当遇到街边有卖小樱桃的时候,我都会买一些回家,洗干净装进小盆里放一些冰糖,在锅里蒸半个小时,出锅后晾凉,纯天然酸甜爽口的樱桃汁就做成了,那种儿时的、纯纯的酸甜在嘴里久久回味。
  明年春天,我打算在我家窗前种一棵樱桃树,我期待着站在结满樱桃的树下,回忆童年那些让人难以忘怀的美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