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家

日期:2020-07-28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李 智

  路越修越宽,路灯越来越亮,可我怎么越来越找不到回家的方向。寻着那青草的味道,我还是回到了久别的故乡。
  寻遍了小村的街巷,不见了儿时给我粥吃的二娘,找遍了村南村北,不见儿时摔泥泡玩的大刚,村西的牛毛岗上再也找不着儿时过家家的小芳。
  梦中的那所小土房不见了,再也找不着那铺大火炕。村口那棵古榆还在,粗糙的树皮像乡亲们人生的沧桑,高大的树冠掩住了皎洁的月光,那块青石还在,树下却不见了我憨憨的爹娘。
  西大泡子不见了没人的香蒲草,一簇一簇的芦苇也只是在我的梦里轻轻地摇,水面上那一片一片的黄花也藏起了猫猫,北沙岗上不见了一排一排的大白杨,南大洼找不到了一望无际的柳树毛。
  大泡子边和二柱子啃过冻豆包,老炮台下和小豆子换穿过黄棉袄,找不着雪地里的那盏红灯笼,拾不回杀年猪的那份真热闹。
  砖瓦房,水泥道,斜阳映红了水泡泡,儿时的小脚印怎么也找不到。这是我的故乡吗?如果是的话,我怎么成了外来佬?如果是的话,老家的味道我怎么一点没嗅到?
  尝遍世间百草,找不到乡愁的味道。想找回我走了千万次的那条小土道,只能无奈地去问那潺潺的溪水,去问那青青的稻苗。想找回水坑中捉小鱼的兴奋,却找不回那水中的蒿草。
  抚摸老树的树皮,像父亲大手一样粗糙。河边的草地一块翠绿一块墨绿,堤上的树叶黑绿的闪着油光,嫩绿的叶子嫩得跑调,河面微泛涟漪,近处的闪着金光,远处的一抹幽蓝像是藏着一种无人知晓的奥妙。
  黄泥火盆烤疼了我的小手,苞米叶划伤了梦的美丽,石头滚子压得太阳天天在血色中升起,那山水那树林那石岩,那村落点点,那炊烟缕缕,那小河恬恬,路边的蒲公英像群星灿灿,碱滩上一丛一丛碧绿的马兰,还有她摇弋的紫花翩翩,都揉进了我的乡愁丝丝动天。
  那会儿很穷很苦,那时的一切却很真,很甜。即使迁走了祖坟,我的根仍会在那块黑土里伸延。
  回家的路不远,找到家却很难,很难!